何先生。

未来多曲折,绝对不放松。

人的一生注定会遇到两种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这说的是向横和向南的故事。
还记得很多年前,向南对向横说:“我不介意等你,只要最后等到的是你,就好。”

如果在北极点转上一圈,可以说自己环球一周了。

【祺泽】关于土味情话

*短小精悍,切勿上升。

*如有雷同,就雷同吧。

*小有bug,不误观赏。

*娱乐为主,较真为辅。





0.



少年对于新鲜和有趣事物的接受能力总是很强,尤其是既新鲜又有趣的事物接受的更加迅速。这不,十八楼突然掀起了土味er情话的风波…追溯其源头还要从敖子逸说起。作为十八楼著名网瘾少年一直兢兢业业维持称号,在某一天骄阳正嫩的下午趁着休息间隙,点开手机解锁点开微博登录小号动作一气呵成。手指不时滑动兀然瞧见一篇关于土味情话的微博,叫嚷各位聚拢非要念上几段,大家听得津津乐道。自此掀起了土味情话的风波。



“我和你的爱情就像拖拉机上山,轰轰烈烈。”



“苦海无涯,回头是我”



念完还戏精上身般故作含情脉脉盯着身旁的丁程鑫,看得丁程鑫直觉身背后凉气袭来很是不舒服。回手抓起刚放下的帽子扔向敖子逸,嘴里嘟嘟囔囔些什么。



对于别人什么表现不知道,马嘉祺的表现可是很大。拿着手机点开备忘录,一字一句记录着刚刚敖子逸念出的情话,顺便又去微博摘录了一些。之后的一段日子马嘉祺除了练舞,练歌和伙伴们打闹和李天泽沟通感情外就在摘录情话。





1.



马嘉祺对于土味情话的热衷程度远远超出了李天泽的想象,原本以为只是好奇一时过了热度就会消散,却没想到马嘉祺如此執著。练习之余便捧着手机念念有词,虽然知道他是在干什么可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马嘉祺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似乎认为时机成熟,是时候该验收一下了,在和李天泽聊天之时不时蹦出一些试探性话语。



比如说闲暇休憩的正午,两人都因为吃什么而苦恼,像是心有灵犀般拿起手机点开微信。一片天,两个方向,一部手机寄予二人希望。即使是沉寂无声也能在心海中激起千层波浪,回荡,回荡久久不能平复。而沉寂在马嘉祺的询问中被打破。



“天泽,如果去吃烧烤你先烤什么啊?”



“我啊,先烤肉吧。你想吃烧烤了吗?”



“你不该先考虑我的吗”


第一回合,马嘉祺VS李天泽。马嘉祺,赢。





2.



马嘉祺在李天泽的节节挫败中越挫越勇,对于土味情话的热情不减反增,这让李天泽很是苦恼。几度百度:自家男朋友太过于沉迷土味情话该怎么办。得到的答复如出一撤:说比男朋友更骚气的情话制服住他。于是李天泽同学也开始了学习摘录情话的准备。然而马嘉祺最近却出奇的沉寂,聊天的时候没有再说些土味情话。这让李天泽找寻不到回击的机会。但俗话说得好,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在李天泽咬着嘴唇与数学题做着艰难斗争之时,来自手机的特别关注提示音打破了迷茫的思绪,惊得李天泽一个激灵。伸手摸索着手机解开指纹,看着聊天窗口马嘉祺的一条看似很平常的询问。



“你累不累啊”



李天泽拿起手机一字一句的打着。“还行吧,今天的作业不算”字还没有打完马嘉祺的下一条紧随而来“在我的脑子里跑了一天了”。



这叫什么,踏破铁鞋无觅处 得来全不费功夫。还想着新鲜劲儿过去了,这也正好挫挫锐气。



“你为什么要害我!?”



“哈?我怎么了?”



“害我那么喜欢你”


第二回合,马嘉祺VS李天泽。李天泽,赢。





3.



惬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又被公司急急如律令的召回训练,筹备下一次的活动。两人潦草对话之后各自收拾东西,暗自喜悦于久别重逢。难以满足于异地恋偶尔回公司的训练是两人最为喜悦的事情了,因为期待就连冗长的登机与疲惫的飞行也变得有趣而又短暂。倚靠在椅背上小憩的时间也因脑海中泛起对方的模样而嘴角勾起难以自觉的微笑,飞机刚一平稳落地便匆忙拿着行李奔赴公司。



久别重逢而后的喜悦并未将马嘉祺对于情话的执着,趁着大家还未聚齐的间歇,借放行李为由挪蹭至李天泽身边,李天泽看他那模样也知道他要做什么,瞥了一眼装作若无其事继续在背包里寻找给兄弟们带的吃的。马嘉祺犹豫半晌还是没能忍住,用胳膊肘轻碰了李天泽两下然后询问道



“我向你问个路”



还没等李天泽回答,便被路经此处的敖雷锋听了去,秉承做好事从不透露自己是敖子逸的本则,快步走向马嘉祺一把勾住马嘉祺一副哥俩好的模样热心回问到。看见马嘉祺不自觉的笑容李天泽频频偷笑。



“嘿,小伙子你要去哪儿和三爷说啊,三爷告诉你,放着本地人不问你问外地人?李天泽他知道哪儿啊”



第三回合,马嘉祺VS李天泽。敖子逸,赢。





4.



一天的训练在紧张与充实中度过,对于大家的努力身为大哥的丁程鑫看在眼里,末了提出晚上大家吃顿大餐并征得staff的同意,只是嘱咐孩子们注意安全。如释重负般大喊老师万岁,之后便一窝蜂的快速收拾东西熙攘离去。李天泽故意磨蹭拖后等着与马嘉祺独处的机会,原本在门口等待李天泽的陈泗旭后倾瞟了一眼了然于心,快步追上前方大部队的步伐。马嘉祺紧张兮兮的走向李天泽,手指极为不自然探缩于鼻翼间。对于他最近奇怪的举动早已见怪不怪,偏仄脖颈眨巴着眼睛等待着马嘉祺的下文。



“小哥哥我送给你个东西啊”



马嘉祺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般中气问道,无视去李天泽的白眼其余的气氛还算的上为不错的。看着他配合般摊开手掌准备接收递来的东西,马嘉祺暗自将手心的汗蹭在裤线周围,而缓缓将手搭在李天泽的手掌上。



“哝,送你个我”



除了情话尬撩今天算是有了动作上的进步,值得鼓励的事情了。李天泽心里暗自吐槽,然到嘴边的话就要换了个说法。李天泽一点点凑近马嘉祺,四目相对间隙之近仅差一吻,而李天泽也的确将这一吻奉上了。鼻息相绕间李天泽的平面镜片上雾霭泛起,吻不长也不短只是刚好表达了李天泽的认可与马嘉祺的喜悦。偷到腥的小猫撩到后,故作潇洒的在staff推门而入之前逃出现场独留马嘉祺一人暗自窃喜。



“嗯,我也送你个东西。”



最后,马嘉祺VS李天泽。马嘉祺,赢。

孟子云:“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也,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敖子逸你一定可以成为世界中心。